炮火英雄连还有炮火英雄主角被抓

2024-04-15 17:06:16
手机app游戏网 > 游戏攻略 > 炮火英雄连还有炮火英雄主角被抓

新华社郑州7月25日电题:永远坚守“小高岭”——走进中部战区陆军第83集团军某旅“杨根思连”

新华社记者梅世雄、刘艺

“排长,蓝军有坦克!突击班全体‘阵亡’。”

不久前的一个夜晚,一场全要素城镇攻防实战化演练激战正酣。导调组临机设置,为守城蓝军增加重型装甲火力。进攻通道被死死遏住,担负攻城任务的中部战区陆军第83集团军某旅“杨根思连”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,兵力损失三分之一。

排长米泰宇眉头紧锁,盘点战场态势,蓝军火力占优、地势占优、人数占优,兵败似乎已成定局。

“要么冒着全排‘阵亡’的风险继续完成任务,要么……”米泰宇话音未落,战士们便打断了他:“排长,除了完成任务,‘杨根思连’没有第二选择。”

“那就拼到底!”

……

70多年前的抗美援朝战场上,1950年11月29日清晨。朝鲜长津湖下碣隅里东南面小高岭,奉命坚守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20军58师172团3连。在敌人猛烈的炮火覆盖下,连长杨根思带领3排打退敌人8次进攻。战斗到最后一刻,他抱起仅剩的一包炸药,纵身冲向敌群,与敌人同归于尽。

1951年,志愿军总部为杨根思追记特等功,追授“特级英雄”荣誉称号,杨根思成为志愿军首位特级战斗英雄。同年,杨根思生前所在连被命名为“杨根思连”。

演练继续。夜色掩护下,米泰宇和一级上士李伯利抵近侦察发现,侧翼城墙上的一处豁口,既薄弱又在“敌”观察盲区。为了不打草惊蛇,“杨根思连”官兵用手刨出一条通道,悄无声息潜入“敌”阵地、摧毁“敌”坦克,之后势如破竹、反败为胜。

“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务,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,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。”这是杨根思的英雄宣言,也是他留给这支部队的制胜密码。

2015年初夏,在“跨越-2015·朱日和”系列实兵对抗演习中,连队骤然领命跨区域千里机动,赶赴朱日和,又武装奔袭25公里抵达集结地域,比预定时间提前2个小时。

沿途,他们多次喊响“三个不相信”。官兵体力已达极限,但仍然保持队形,向前冲。

凭借“三个不相信”英雄宣言,73年前,杨根思坚守小高岭;此后,一代代“杨根思连”官兵,坚守在自己的“小高岭”。

当地时间2016年7月10日晚,噩耗从南苏丹首都朱巴传出——火箭弹击中正在执行1号难民营保护任务的中国维和步兵营105号步战车,下士李磊壮烈牺牲,四级军士长杨树朋身负重伤、一天后经抢救无效牺牲。

“杨根思连”的英雄名册上,又增加两名烈士。他们以生命为代价,让世界看到,中国为维护世界和平付出的努力。

擦干眼泪,时任“杨根思班”班长陆亚东奉命出国参加“国际炮兵射击能手竞赛”。克服重重困难,他成为各国参赛选手中唯一一个全部命中目标的选手,被评为“最佳火箭筒手”。

战位是“小高岭”,党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也是“小高岭”。

2021年7月,一场历史罕见的持续性强降雨突袭河南,长葛市多个村庄被洪水淹没,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。

“‘杨根思部队’来了!”官兵们连夜投入抢险救灾,转移700余名被困群众,来不及休息,又投入到封堵决口的鏖战中。

1998年抗洪抢险、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……历次抢险救灾任务,这支部队的底色从未改变。

在河南上学的肖荣基亲历这场洪灾后,决心参军入伍。那时,他的哥哥肖思远牺牲在边境斗争一线刚满一年。令肖荣基没想到的是,他被分到了“杨根思连”“杨根思班”。他觉得自己能像哥哥一样,当个好兵。

新兵下连,第一次瞻仰老连长雕像、第一次参观连队荣誉室、第一次面向连旗宣誓……“十个第一次”是“杨根思连”特有的仪式。指导员王玉恒说:“这是告诉大家,要像老连长一样坚守‘小高岭’,除了胜利一无所求、为了胜利一无所惜。”

近日,连队抵达陌生地域参加某实兵实弹对抗演习。多路分队交叉渗透、层层递进,以迅雷之势夺控要点。

记者看到,所有官兵的手表都反戴着,表面紧贴手腕。“一是便于据枪时看时间,二是避免在战场上由于表面反光暴露位置。”连长仇安说,这样的细节,他们已经汇总了百余条。研究打仗、学习打仗、准备打仗是“杨根思连”的常态。

又到晚点名时分。“杨根思!”“到!到!到!”

官兵的誓言回荡在天地间:“永远坚守小高岭,我们时刻准备着。”(完)

原创2022-04-24 14:32·孤风婉史

韦昌进

1964年,一部名为《英雄儿女》的电影横空出世,剧中烈士王成的一句“为了胜利,向我开炮”让无数观众为之泪目。

就在电影上映的第二年,韦昌进出生了,人们不会想到,这个娃娃二十年后会成为现实中的“王成”。

在那片只剩下韦昌进一人的阵地上,他捂着受伤的左眼,毅然决然地拿起步话机呼喊:“为了祖国,为了胜利,向我开炮!向我开炮!”几秒后炮火覆盖了整个阵地……

参军入伍守边防,手持钢枪护高地

1965年11月,韦昌进出生在江苏溧水,在那个年代,韦昌进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村头放电影的时候。

《英雄儿女》是他最喜欢的电影之一,每每和小伙伴们玩打仗游戏时,韦昌进总会喊出那句经典的台词:“为了胜利,向我开炮!”

韦昌进母子

1983年10月,距离韦昌进的十八岁仅差一个月,他送给自己的成年礼物就是参军入伍。

在那个时期,中国边境频频受扰,所以军队每年都会挑选一批优秀的战士前往边境参与作战。

韦昌进自从进入部队以来,训练成绩和表现名列前茅,他一直在为自己争取上战场的机会,因此在部队里被视为苗子。

入伍的第二年,韦昌进所在的部队终于接到了开拔命令,那一刻韦昌进的内心是激动的,他高兴地说:“终于可以像《英雄儿女》中的王成一样为国征战。”

在正式进入战场之前,韦昌进他们接受了更为严格的临战训练,每天背着几十斤重的物资,拉练一二百公里。

那段时间韦昌进的脚一直都是肿的,即使是下雨天,训练也不会停止,在十几个水泡都磨破后,韦昌进终于坚持完临战训练。

韦昌进所在连队接到的命令是守住老山前沿的一块无名高地,韦昌进和他的班被分配到防守高地“6号哨位”。

从远处看去,“6号哨位”就是一块长约四十米,宽约三十米的小山包,但是这小山包的战略位置极其重要。

那里距离敌人最近的地方仅有8米,所以也是我军前沿防御阵地的重要保障,敌人也知道这块山包的重要性,于是频繁进攻“6号哨位”。

5月18日,接到防守“6号哨位”命令的韦昌进便带着战友开始巡逻。

这是他第一次上战场,所以心里有着些许的紧张,忽然他的余光瞥见远处好像有一个黑色的影子,他连忙端起手中的枪,战友也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。

两人立马趴下,用手中的枪对着那个黑影,只要影子一动他们便开枪,韦昌进担心这是敌人派出来的偷袭部队,可奇怪的是,这个黑影一直一动不动。

几个小时后,天渐渐亮了,韦昌进这才看清楚,那个黑影不过是一棵树。虽然是虚惊一场,韦昌进的这种毅力和谨慎也不禁让其他战友深感敬佩,他负责巡逻时大家都很放心。

很快敌人便向“6号哨位”发起了进攻,阵地上炮火不断,子弹横飞,韦昌进和战友们阻挡着敌人一波又一波的进攻。

为了躲避敌人的炮火,韦昌进他们事先还挖了“猫耳洞”,敌人上来了,他们就趴在阵地上用枪扫,炮火来了,他们就撤回到猫耳洞里去。

就这样,韦昌进他们班守了“6号哨位”两个月,没有放一个敌人过去,他们早已弄清了敌人的套路,先用炮火开路,然后派步兵摸上来。

但只要韦昌进他们火力一猛,敌人就如同丧家之犬般退去。

坚守“6号哨位”,战至浑身伤痕

时间来到了7月19日凌晨,久攻不下的“6号哨位”让敌人指挥官很是恼怒,攻不下这块山包,后面的进攻就无法展开,于是两个营加强一个连的兵力聚集在了“6号哨位”山脚下。

此时的韦昌进正趴在阵地上,防止敌人偷袭,突然报话机里传出了排长的声音,排长告诉韦昌进,此时敌人在“6号哨位”那里集中了大量兵力,不久便会发动进攻,他们一定要守住“6号哨位”。

这是一道死命令,韦昌进的眼睛里也透露出视死如归的决心,他叫醒其他睡觉的战友们,交代完命令后,战士们便进入了战备状态。

不出排长所料,拂晓时分,黑夜的宁静被“砰砰砰”的声响打破。

敌人的炮弹压了上来,这次的炮火比以往都要猛烈,躲在猫耳洞里的韦昌进只觉得大地都颤动了起来。

炮火炸了好一会才渐渐变弱,韦昌进担心敌人会借着炮火偷偷摸上来,他率先窜出猫耳洞,其余战士们也迅速进入战壕。

果不其然,敌人的先头部队距离阵地不足十米了,韦昌进拉响手榴弹甩了出去,几个敌人被炸飞起来。

战士们齐齐开火,凭借制高点的优势,“6号哨位”前形成了一张密集的火力网,敌人的先头部队很快就倒下了一大批。

第一波进攻被有惊无险地挡住了,看着敌人退去,韦昌进对战友们大喊进洞,敌人见部队无法冲上山头,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炮火攻击,还没等韦昌进他们反应过来,炸弹已经在阵地上开了花。

还没进洞的韦昌进被一股热浪掀翻在地,他旁边的战友苗挺荣也被震昏过去,其他战士见两人倒地,连忙冲出来将他们拖进猫耳洞。

韦昌进感觉浑身钻心地疼,左脸彷佛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。

他用手摸了摸,竟然是自己的左眼,眼睛上还连着血管,韦昌进恍惚了一秒,然后咬着牙将左眼重新塞了回去。

此时外面的炮火停了,敌人又上来了,韦昌进强忍住剧痛,大吼一声“杀”,端着枪就冲了出去。

一个个敌人倒在他的枪口之下,进攻的敌人看着满脸是血的韦昌进,心中也一阵害怕,都不敢再往前冲了,等到敌人退下去,韦昌进才发现自己受伤的不止左眼一个地方。

一个弹片从他左胸穿过,右臀有一半的肉也被炸掉,他瘫坐在战壕里,只感觉浑身都疼,眼皮也越来越沉重。

就在他即将睡去时,报话机里又传来了排长的声音,排长告诉韦昌进,增援部队被敌人挡住了,天黑才能到达“6号哨位”。

韦昌进艰难地拿起报话机,强忍疼痛告诉排长,只要他还活着,阵地就不会丢,虽然左眼看不见了,但是他还有右眼。

身边牺牲了四位战友,自己也有22处负伤,此时的韦昌进已经不再抱有生存的希望了。

阵地上视死如归,高声呼“向我开炮”

排长告诉韦昌进,让他将敌人的方位报告出来,炮兵会对“6号哨位”提供炮火支援。

韦昌进抱着报话机艰难地爬到猫耳洞里,透过石头的缝隙,韦昌进用仅剩的右眼观察着敌人的方位。

确定好敌人的位置后,韦昌进便将方位告诉排长。

我军的炮火从早上九点多开始,每一发炮弹如同开启追踪一般落在敌人的心脏上,望着一大批敌人被炸上了天,韦昌进的精神也更加集中起来了。

一个个方位从韦昌进的口中传出,一发发炮弹打向即将冲上阵地的敌人,敌人也被这番炮火炸懵了,一次次冲锋都被我军炮火压了回去。

一直到下午3点,敌人被炸退了11次,这也让韦昌进有了片刻的休息时间。由于失血过多,韦昌进陷入了昏迷之中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韦昌进缓缓地睁开眼睛,他听到了脚步声和说话声,声音离得很近,他断定敌人已经攻上了阵地。

韦昌进立马拿起手中紧握的报话机喊道:“排长,敌人上来了,为了祖国,为了胜利!向我开炮!向我开炮!”

报话机那头的排长沉默了,他不愿意下这个命令,这是亲手将自己的战士推向死亡,可是战场上往往别无选择。

敌人一旦拿下“6号哨位”,死亡的战士将会更多,一旁的团政治处主任抓过排长手中的报话机。

主任哽咽地告诉韦昌进,已经向军党委申请授予他一等功,接着主任又问道:“韦昌进同志,你还有什么愿望吗?”

说完这句话,主任的眼眶已经被泪水占满,报话机那头的韦昌进说出了自己心底埋藏已久的一个愿望:“希望我牺牲以后,能够追认我为共产党员……”

说完报话机那头就再没了声音,排长握紧拳头,向炮兵下了命令:“目标6号哨位,环围射击,炮火覆盖。”命令下完,作战室的战友们都流下了泪水。

几分钟后,“6号哨位”轰鸣声不断,阵地上的敌人被一个个掀倒在地,除了少数溃逃的敌人外,其余的全部被炮火吞噬在“6号哨位”。

听着耳边猛烈的炮火声,韦昌进满足地昏迷过去。

晚上八点多,韦昌进被一阵呼喊声叫醒:“昌进,昌进!”

韦昌进费劲地睁开右眼,原来是增援的战友张元祥和李书水,他们率先突破敌人封锁线赶到“6号哨位”,搜寻了好久,才在一个洞里找到韦昌进和苗挺荣。

张元祥和李书水正准备抬起韦昌进时,韦昌进摆摆手,告诉他们苗挺荣两只眼睛都被炸瞎了,伤势比自己更重些,所以让他们先救苗挺荣。

事实上,两人当时的情况都不容乐观,韦昌进多耽误一秒,就会离死亡更近一步。

拗不过韦昌进的二人,只好先抬起苗挺荣,等到三人下了阵地,韦昌进才等到另外赶来支援的三名战友。

战友们快速将韦昌进背下阵地,失血过多的韦昌进在路上又昏迷过去,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七天之后了。

前线的战地医院帮韦昌进处理了伤口,但他的伤势太过严重了,只得被转到后方医院去。

在医院的病房里,医生询问韦昌进左眼能否看得见,韦昌进担心自己说看不见,医生就会放弃治疗,于是撒了自己军队生涯上唯一一个谎,表示自己的左眼还看得见。

在医生的追问之下,韦昌进这才伤感地吐露出实情,自己的左眼完全看不见了。医生遗憾地告诉他左眼只能摘除,韦昌进愣了一下,旋即艰难地点了点头。

经历了十几场手术,韦昌进22处伤势终于得到稳定,左眼被摘除后,医生给他安了一个义眼。

红色精神永不倒,“6号哨位”依存在

韦昌进回忆起那段时光时说到,在“6号哨位”上时,他以为自己已经活不下去了,所以才会让战友先救苗挺荣,,结果党又给了他第二次生命。

第一次是在他出生的时候,母亲难产,在县委的帮助下被紧急转院,韦昌进才得以顺利出生,而这也是韦昌进当初参军的另一个主要原因。

病情好转后,韦昌进正式向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书,并很快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。

等伤势恢复得差不多时,韦昌进向上级请求继续留在部队,不管干什么都行,组织也同意了他的请求。

1986年,韦昌进被中央军委授予“战斗英雄”的荣誉称号,并且在次年出席全军英雄模范代表会议。

他在“6号哨位”上的英勇事迹,还被编成了一部连环画,名字为《王成式的英雄韦昌进》。

2008年9月中旬,韦昌进参加了由山东大学和济南警备区共同举办的“双心”国防教育活动,他将战斗故事分享给青年学子。

不久后,他又成立了“革命传统宣讲团”,让更多的民众得到爱国教育的熏陶,一年里,受到教育的群众高达2万余人。

一年后,韦昌进担任山东省泰安军区副政治委员,虽然此时他身居高位,又是战斗英雄,却对名利看得很淡。

家乡政府得知韦昌进老家的房子很破旧,便想帮韦昌进重建房子,韦昌进得知后,连忙谢绝了家乡政府的好意。

平日里韦昌进除了工作,还一直关心着曾经的战友及其家属,其中就有牺牲的战友张延景。

韦昌进在工作之余经过多方打听,终于得知张延景老家的地址。

望着张延景八十多岁高龄的父亲,韦昌进掏出身上全部的五百块钱塞到老人手中,还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他们,韦昌进说:“从今以后,我就是您的儿子。”

韦昌进去的并不止张延景一家,他的本子上写满了牺牲战友家里的电话,每逢过节,他便守在电话旁,一个号码一个号码拨过去。

边境的“6号哨位”是他浴血杀敌的战场,现在的“6号哨位”是他发光发热的地方。

打完电话后,韦昌进的手机响了,是苗挺荣妻子打来的视频,那场战斗后,苗挺荣双目失明了。

两位老战友一直没有断过联系,虽然隔着屏幕,但两人还是像近在咫尺一样共同举杯。韦昌进一边举杯,一边激动地跟苗挺荣说:

“老战友,今天是我们36岁生日,敬我们‘6号哨位’所有的战友,为我们的胜利干杯!”

边境一战,韦昌进和苗挺荣把“7月19”这天当作自己新的生日,用来缅怀死去的战友和纪念那个特殊的日子。

2017年7月28日,韦昌进被授予“八一勋章”,望着手中的勋章和证书,韦昌进热泪盈眶,这些荣誉不是他一个人的,是当初坚守在阵地上的战友们共同获得的。

韦昌进能做的,就是带着他们的遗志度过余生。

沉默的默契

当年韦昌进从前线回来后一直没有娶妻,作为妹妹的韦海燕特别着急,就找机会把自己的好朋友王萍介绍给了韦昌进。

韦昌进和王萍初次见面时,还闹了个小笑话。

这位出生入死的铁血战士,在看到比自己小7岁的王萍后紧张地不知道说什么,就准备给王萍开个罐头吃,怎料手汗太多,拧了半天都拧不开,只能给王萍递了俩苹果。

王萍之前就听说过韦昌进的英雄事迹,原以为他会特别冷酷严肃,这次见面时发现特别平易近人,对他的好感也更强烈了。

随后,两人交往了两三年便结婚了,原本在空军服役的王萍为了照顾韦昌进,还特意放弃了留在北京工作的机会,主动申请调往山东。

韦昌进眼睛因为伤势的后遗症,闭上眼总会出现一些分泌物,王萍总会在半夜起来,轻手轻脚地帮韦昌进擦干净,生怕影响韦昌进睡觉。

殊不知,韦昌进有时并没有睡着。夫妻二人的这种沉默,正是一种充满爱意的默契。

而他们的女儿韦舒怡在这种充满爱意的家庭长大。

韦昌进和女儿韦舒怡

虎父无犬女

韦舒怡童年的时候还不知道父亲身上伤疤的由来,直到高中一次英模子女演讲活动,她才知道父亲是一位多么伟大的英雄。

去领“八一勋章”前,韦舒怡告诉父亲,半开玩笑地劝道:“爸,咱们抽空去给您换个义眼吧。接下来,还要做好多事迹报告,也不能太对不起观众啊!”

此时,韦昌进的这颗义眼已经用了30多年,表面早已粗糙了不少,每天都要滴大量眼药水润滑。

韦舒怡之前多次劝父亲更换义眼,可韦昌进总是微微一笑:“挺好的,不碍事。”

不过这次韦昌进并没有拒绝女儿的劝告,默默地去换了个新义眼。

和沉默寡言的韦昌进不同,韦舒怡的性格特别开朗,邻居们都特别喜欢逗她和鼓励她:“舒怡啊,长大了你一定要当个海军。这样,你们家‘海陆空’就都全了!”

这段话,也是韦舒怡的动力源泉之一。她为了追寻父亲的足迹,考上了国防大学政治学院的研究生。

在临近毕业时,还参加了实习部队的25公里拉练,期间她的脚被磨得血肉模糊,袜子和脚上的血肉粘连在一起。

战友们看得心疼,韦舒怡却认为,这些苦和父亲当年的事迹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。虎父无犬女,她立志要传承父亲的精神。

2020年7月,韦昌进被中央军委授予少将军衔,现任上海警备区副政委。

女儿韦舒怡也继承了父亲的精神:“接过他们手中的钢枪,穿上这身军装就意味着我们要接过他们的责任,我们要扛着他们的旗帜走下去,我们要沿着自己父亲曾经走过的路继续往前进。”

正是因为有韦昌进这些英雄的存在,才有了如今祖国的安稳盛世,王成精神并不只存在于电影之中,而是众多英雄的写照。

“6号哨位”的故事会被更多人所熟知,韦昌进的精神也将流传在华夏大地。

参考资料

[1]《中国青年报》,《“八一勋章”获得者、战斗英雄韦昌进——坚守阵地岂止在战场》

[2]中国军网,《战斗英雄韦昌进:用一生守护永远的“6号哨位”》

[3]《党员干部之友》,《“八一勋章”获得者韦昌进:保家卫国的铁血勇士》

[4]《大众日报》,《韦昌进:王成式的战斗英雄》

[5]《齐鲁网》,《“新时期王成”韦昌进:向我开炮!》

声明:转自“孤风婉史”原创。向原创作者致敬!向英雄致敬!若有侵权,联系删除!

作者:piikee | 分类:游戏攻略 | 浏览:8 | 评论:0